G广告政策是否作茧自缚微引流

CB月日特稿针对G备受争议的广告政策,《商业周刊》日前撰文表示道,无论此举是否妨碍了他人的言论自由,但至少还有损于G的自身形象

推广网站引流

月初,环保机构O购买了G的两条“关键字”广告

用户在搜索“游轮度假”方面的信息时,便会看到O所刊登的这两则广告

网站推广引流

第一则广告对游轮运营商RC提出了批评,而第二则是有关保护海洋、停止污染的倡议性内容

网站推广

长期以来,油轮业始终是环保主义者所关注的重点

但意想不到是,广告刚刚刊登一天后,便被G从网站上撤了下来

理由是这两则广告不符合G的广告编辑政策

G企业销售部门副总裁CMC在一份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的广告政策规定,不准刊登有损个人、集团或组织形象的广告内容

”对此,O反驳道,在广告购买协议中,G更本没有明确说明其广告刊登政策,G此举妨碍了其自由言论的权利

而且,很明显,G在袒护旅游行业的广告客户

众所周知,旅游业广告是G在线广告的最大收入来源

据悉,G去年的毛收入将近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在线广告收入

但G却矢口否认取消O的两则广告与旅游业的抱怨有关

从法律的角度将,G或其他搜索站点可能并没有必须接受这些广告的义务,因此,他们的行为可能并不能构成妨碍他人的言论自由权

尽管如此,O事件还是为那些搜索服务商敲响了警钟

那就是商业和冲突是并存的,同样,控制与透明也常常处在敌对状态

作为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G如何平衡其中的关系对于互联网的继续发展至关重要

哈佛法学院“互联网与社会中心”主管JP表示:“对于人们能够看到什么、不能看到什么,G应该作出选择

由于使用G的人群越来越多,不可避免地要引发一些政策问题

”除了作为全球最大的搜索服务商外,G的影响范围已经远远超出站点本身

那么“O事件”究竟会对互联网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G的一家广告客户恰好又是《纽约时报》的客户

据该客户称,对于《纽约时报》而言,像O这样的广告是毫不犹豫就可接受的

事实上,在《纽约时报》的一个评论页面上,经常会有相类似的广告出现在显著的位置上

因此,G的广告刊登政策有可能对其他网站的广告政策产生一定程度的冲击

据预计,在今年的美国大选期间,政治广告开销将创历史最高

那么G对此次大选候选人信息的发布做了哪些给定呢

据MC透露,G允许对候选人的“施政纲领”进行平行对比,而禁止刊登“攻击性”广告

“花钱竞选总统”的正确与否暂且不谈,但令人怀疑的是“O事件”是否会被G重新上演

更为糟糕的是,要不是“O事件”东窗事发,那么G的“独裁者”形象仍不会公开于众

没人知道在“O事件”之前,类似的事件已经发生过所少次

G当然不会公布这些信息,但G在过去曾经因违反其广告政策而拒绝刊登过所谓的攻击性广告

那么,G的广告政策能否使互联网更加令人满意呢

从某种角度看,答案是肯定的

因为G的广告政策禁止出现攻击性的言词,这不会引起任何人对G的不满

但对于G,乃至整个互联网而言,缺乏潜在的冲突和激烈的讨论最终将使互联网失去市场

O或其他环保组织在很大程度上依靠这样的广告来筹集资金或赢得群众支持

对于G而言,失去这样的广告收入可能不会对公司的整体收入产生很大影响

但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G的公众形象

对于其他媒体而言,拒绝客户的广告几乎是很少见的事情

除了广告内容过于低级,何况O的广告又不属于这一种

P表示:“对于G和其他互联网企业而言,主要的政策就是透明

”P认为,G和其他搜索引擎企业应该启动一个公开系统,列出被拒绝做广告的企业名单,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这对于G或其他搜索引擎当前的广告政策无疑是个很好的补充,有助于维护网站信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