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的病毒式营销微引流

观点:有人慨叹,年是W.的狂欢年,而正是这种狂欢,默默的“灰鸽子”,走向前台

网站的营销推广

在大肆张扬的“熊猫烧香”病毒的“病毒”营销引导下,W.特质的“病毒式”营销,使得默默的黑客走向前台

网站推广

年,上演的是一场场商业炒做式的娱乐,还是中国的黑客年

这几年的病毒市场从没有象今年年初这般热闹,以往虽有病毒,但大多是武汉货,并且没有集中爆发,值得厂商们炒做的东西也少

从年岁末到现在,国内黑客事件的集中终于出现了效果,黑客和病毒作者们,与杀毒厂商之间,正上演着一场警察与小偷的游戏,用IT一轮轮轰炸与娱乐着大众的眼珠

事件将三位年轻人推向前台,一个是网名“菜霸”的湖北小鄢,其最牛的成名之笔是入侵了服务器,并取得了创始人马化腾的专用账号;一位是号称“武汉男孩”的李俊,“熊猫烧香”病毒的作者;还有一位是“灰鸽子工作室”室主葛军,其作品灰鸽子被金山认为是比“熊猫烧香”破坏力还要强十倍的病毒

三位小伙子将-年中国的黑客病毒事件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并正经受着道德或法律的审判

“菜霸”和“武汉男孩”两个虚拟人物已经走向前台,尤其是李俊,可能会受到法律严厉惩处

而迫于巨大压力的灰鸽子工作室,不得不宣布解散

同“熊猫烧香”的声名雀起不同,将“菜霸”首先推出来的是娱乐圈,做为菜鸟级黑客的小鄢,通过将黑客与一位女歌手的私生活相,也将以前不为人知的绯闻公诸于众,开始了网络造星的炒做运动,在后台沉默的黑客一下子变得更黑,使网上有了“菜霸”的名号,原本默默的女歌手变得更红,一场沸沸扬扬的炒闹最后的效果不错

而将“菜霸”永远推入中国黑客史的事件则是:非法进入服务器

娱乐圈绯闻炒做的事件,最终演变成和娱乐无关的一场黑客的娱乐

由大众娱乐引入,而以黑客娱乐收场,中国多了一位超级黑客

而将黑客炒做与娱乐引入大众的并不是“菜霸”,而是“熊猫烧香”病毒

大年之前,带着真刀真枪的“病毒”营销,号称作者为武汉男孩的高举三根高香的国宝大熊猫,以这种方式走入中国人的大年祝福

借此美妙的一环,杀毒厂商以“毒”促销,而此时偏偏老天做美,地震断网,将洋鬼子们驱除在国门之外,一场杀毒娱乐彻底成了国内杀毒厂商尽情舒展娱乐的平台,他们辣手频出,就象救世主一样,将国宝和杀毒娱乐的狂欢进行着

而伴随着武汉男孩李俊的落网,这种“病毒”式娱乐更了社会教化的作用,电台电视台也抓住这一良机,开始了IT娱乐

关于“熊猫烧香”作者李俊的不同版本在网上和人们中间流传着

而面对过完大年后娱乐信息渐平的重新走入工作中的人们,还不知道下一轮娱乐又要上演

本不能算真真正正病毒的“灰鸽子”软件,搭上病毒式营销的大船,将又一轮娱乐推向前台的作者是国内杀毒厂商金山:年月日,金山总裁雷军高调向灰鸽子宣战,并表示灰鸽子的危害是熊猫烧香的倍

年推出“灰鸽子”软件的葛军,可能也没有想到伴随W.成长六年后的灰鸽子会有如此大的病毒式营销威力,一身低调的自己,竟然成为厂商与娱乐炒做的焦点

定位为远程控制工具并已经取得国家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的“灰鸽子”,可能自始至终也没想到病毒式营销在中国的威力,竟然能将这样一款软件发展到如此的统计数字:中国已有台计算机感染了灰鸽子,而同期国内感染病毒的计算机总共才台,也就是说,每台感染病毒的计算机中,就有超过一台感染了灰鸽子

上面的数字真实与否其实并不重要,而“灰鸽子”确实不算是病毒,但它确实是生在W.风行的时代,它自身并不具备病毒传播的特性,但病毒式营销却又促成了下面的一个事实,就象菜刀与杀人犯的逻辑:A牌的菜刀厂并不能因为某个人用A牌菜刀伤了人而负责任,但如果全国所有的伤人者都是用A牌的菜刀,并且大家在交流的过程中也支持下一个持刀者选用A牌,那这家厂就应该好好思考了

面对这场病毒式营销背后的娱乐,一惯低调的葛军还是选择了低调,关闭“灰鸽子工作室”

灰鸽子工作室外漂泊的那许许多多的菜刀们,应该如何收场呢

这是娱乐之外的W.后的话题了

黑客是令大家颇增想像的一个词语,电影《黑客帝国》的成功,和人们对于黑客的神秘不无关系

黑客的最大的外在特点其实就是“黑”得低调,小鄢和葛军现在仍然神秘地在人们的视线外就是一个例子,但W.最大的优势是您黑的低调,我越是放大你的效果

灰鸽子是一种工具,是被病毒式营销网络放大了的一种工具,而放在大年时烧香,还用“熊猫”来烧的熊猫烧香,并不是最坏的病毒,仅仅是不懂病毒营销潜规矩的最张扬的病毒

纵观炒做中的三个年轻人,其实将道德与法律对他们所做事件的评判先放到一边,他们无疑是炒做的牺牲品和W.的病毒式营销的实验品

责任编辑:飞翔的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