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德坤印象记,给符德坤的留言微引流

我想先叙述一下写这封信的背景

亚洲商港(下称亚商)在年月和日在武汉景明达酒店举办主题为《出征》全国渠道大会,我因去年月份在IT茶会上与其有了一面之缘,对其印象深刻,因此也一直很想拜会他,向他学习一下全国运作的经验,于是跟其及属下王首一预约届时去观摩学习,他们也很痛快答应了

网站推广

为了和符德坤(以下简称老符)有个提前交流,我提前在上和其约定日晚上:大家聊聊,老符也答应了

于是,我和公司伙伴共人在日下午便到了武汉,当晚就到亚商公司参观了一下,本想一起吃个晚餐,可是老符好像在忙着买卖域名,所以就没空理我们,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他好像看起来显得有些拘谨和傲慢,我等了差不多一小时,再看手表,已经点,肚子也有些饿了,而每周日晚上:的《对话》节目我都是必看的,看他没有任何结束的意思,我便和其属下王首一告别(这时老符倒是安排他属下陪我一块到底下吃饭,但我婉拒了),临走前,向老符打了个招呼,他也没有回应(不知是太专注还是太什么),于是我给首一撂下一句话:“如果你们晚上还有空,就到我酒店来坐吧”

―――这时我突然有种感觉:“难道我冒犯了对方什么”

可想想,好像确实没有,呵呵,管他了,先吃饭先看《对话》再说,要来便来,不来拉倒了,我没失礼就是了

我回到酒店看完《对话》,大概:左右,王首一来说要过来,差不多分钟,老符便带着王首一和其原来在武汉书生带的徒弟共人一起到了我房间,于是大家很热烈的一起讨论我自己想好的话题,主要是营销和彼此业务契合等方面,他快人快语,而且话颇多,但并不尖刻,而且也挺勇于自我承认不足(这倒使我没想到),开始的时候根本没我插话的机会,当然,我主要是提问题,他回答问题

谈的过程是很随意的,他大概因为热把鞋脱了,一只脚架在房间平凳上,我也差不多,一直把把脚架在茶几上,气氛是随意和随便的

直到凌晨点的时候,大家才尽兴分开

这一晚聊天给我的感觉是老符的文章胜过其语言

第二天在酒店签到的时候,亚商的会议负责人唐望以为我也是他们邀请的渠道,于是让我们去把昨晚的住店费用结算了,然后改为由他们公司报销,我知道可能小唐并不清楚我这次来是和王首一说好自负费用的,所以,我嘴巴答应说好(主要是现场不好解释),实际上没有去结算,因为,我是来学习和观摩的,不是来占便宜的,不能利用对方的“信息不对称”来让亚商为我掏腰包

当然,我得感谢亚商为我们提供丰富的免费会餐,否则,每天开完会议,让我们自己去吃饭肯定也是挺麻烦的一件事,况且那个酒店附近还真没什么可吃的地方

会议准确的说我只参加了日这一天,初入会场的时候,我看到亚商渠道的形态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好像到了一个传销会场(况且正好又谈直销,其实直销本身没有错,像DELL、雅芳、安利这样的企业都是全球直销成功的案例,关键现在是被有些人做得名声坏了),因为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看起来都很幸福和兴奋的笑脸,而且对谁都很热情(甚至过分热情了),这可不一般(难道这就是传说中IT牛人的渠道伙伴

),我觉得一般类似的会议参会者都很严谨,不会这样啊,难道互联网的渠道都这样吗

(我从业年来一直打交道的是IT硬件渠道较多)

日本来也希望再看半天,可点到了会场发现还是照相的照相,有点闹哄哄的感觉,而且会议的内容确实显得有些空洞,没有多少可学习的内容(这也包括日会议给我的感觉)

就走了,并定了日中午的汽车回了武汉

不过,我还是觉得老符个人是有能力的,也很有激情和理想,他目前的带得一个小团队就很不错,大家很团结,做事也很积极,像周磊等等,不过,从这次会议当中,我还是愿意跟老符谈点不一样的东西,不是什么泼冷水,但可以看成是给他降降温

首先,我想谈第一个问题:一个企业或者渠道伙伴想成功是不是光有创业激情就足够

管理呢

思考和执行能力呢

价值观取向呢

····其次,到底是一个企业的产品好坏主要,还是营销主要

难道凭借所谓的强势营销就可以扭转客户对产品的应用吗

说实在的,我对亚商技术研发总监的技术前瞻性表示怀疑,他所介绍的LIVEPPT(这个产品值得商榷,更不是跨时代的)、IP监控系统(听他说好像还在研发阶段,如果这样还是劝他不要再研发了,市场上早已经有了,不是像他介绍的是什么全新产品)等产品能给他们现有的渠道带来收益吗

第三,渠道的质量真的不重要吗

我看亚商的渠道大多匮乏IT从业经验,我认为大多是“羽毛渠道”,而不是“砖头渠道”,甚至有些是根本不懂IT,纯粹靠一股做事的热情要想成功我认为基本没戏,这也回到第一个问题;

Top